未廿

贵安。

一个周后毫无长进(。
随手瞎写总比在本子上写好一丢丢是怎么回事。

丑到掉头不敢放正面(。

占tag致歉(x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收到宅砸的明信片和小照片啦!!
神仙的字真的无敌好看1551
永远爱宅和开总(的儿子们 !!!
(竟然有写了字的明信片和extra小纸片呜呜呜开心炸了

@水工言音 直男拍照了orz(背景布是自家裙子(。

跟,跟风占个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首页炸了hhhhhhhhhhhhhhhhhh
花怜跟他妈过年似的hhhhhhhhhhhh

[追凌/无脑甜饼]IF


*原作背景
*贼短
*我都不好意思po上来(。
*文/十九


金凌从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醒来。
“阿凌,你醒了。”
是记忆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传来的温润女声,像一根羽毛轻轻擦过金凌的心尖,有些痒痒的,又很舒服。
“娘……”
他迷迷糊糊唤了一声,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明丽的眼睫,明明并没有笑,却又分明含着笑意。
突然意识到什么,金凌连忙从人怀里跳下来,金星雪浪袍上尚留连着女人身上淡淡的体香。
“娘,我又不是才三岁!不要再像小时候那样抱着我睡了!”
“唉,看来阿凌真的长大啦。”
二人语气中却不见丝毫正经的怒意或沮丧。
“思追在门外等你呢,快去吧。”
此言一出,金凌原本就没睡醒的粉扑扑的脸更是加深了几分颜色,像被人揭穿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江厌离也不是什么外人。
是的,姑苏蓝氏蓝思追与兰陵金氏金如兰,不日前结为道侣,一时间二人的往昔种种风月之事传遍了修真界,当真是比忘羡二人还抢眼。
“阿凌。”
来人与江厌离是一模一样的温润,金凌怀疑这也许也是他对蓝思追的好感来源之一。
“阿凌,宗内事务,处理得如何?可需要我帮忙?”
“嘁,不劳蓝公子费心了。那样的琐碎小事我也处理不成?当真是不如小叔叔当年风范。”
金凌一如既往地奚落一番,也不知道是奚落谁。


[等等?]
[小叔叔?他,他什么时候不在了……]
[啊,是在观音庙……]
[嗯??那这是……]


“宗主!宗主!”远处一位金家修士匆匆跑向二人。


“宗主,醒醒,到床上去歇息吧!”
远处传来的声音越发明朗起来。


金凌在一张冰冷的桌案上醒来。


[end]


*憋打我
* @梓禾 给慌慌的甜饼。爽吗?

[追凌/一发完]一封情书引发的惨案


*ooc预警
*有借梗 目前还没有和太太取得联系 如果引起太太不便的话会立刻删
*小学生文笔和宛如智障的开头(。
*追凌现代大学生pa
*二人已交往√
*跪着求红心和评论
*文/十九

0

蓝思追最近很蓝瘦。

其实蓝思追这人很好懂。让他蓝瘦的事,无非也就是——

阿凌瘦了、

阿凌受伤了、

阿凌又和人打架了……

[阿凌不要我了……]

等等??这次的原因有点不一样??

蓝思追内心无力,咸鱼般趴在桌上,需要阿凌的亲亲。

1

这事还得从上个周那个令人心痛的周末说起。

蓝思追和金凌,m大有名的恩爱情侣,但其实也并没有忘羡二人那么有名。因此,就总有不知情的小姑娘对既雅又正的蓝思追或既傲又娇的金凌一见倾心死心塌地。让二人很是烦恼——一边要不失礼节地拒绝人家姑娘,一边又要瞒着自家那位,能不烦恼么。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那个纱裙飘飘的姑娘,眉目间尽是娟娟柔情,樱唇轻启,又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平添几分矜持、几分娇涩。白皙的手指还在隐隐发抖,好像双手捧着的那粉红的信封是什么不可承受之重。见金凌收下,澄澈的眸子里漾满了欣喜。金凌似乎也有些害羞了,连忙别过头,好像轻轻说了什么,那姑娘便欢欢喜喜地跑开了。而他自己却迟迟不动,凝神望着手里的信封,不知在想些什么。

离得太远,蓝思追看不清他的神情,不过用手指甲想想也该知道,大概是羞红了脸吧!

[粉嘟嘟的,画着两颗心,应该还喷了香水吧。隔这么远都闻到一股甜丝丝的味道。这姑娘可真是有心了。]

蓝思追心底泛出一股子莫名的酸劲儿,把金凌小心翼翼地将信封收进包包最里层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

金凌脚下终于有了动作。见他似乎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蓝思追神使鬼差地连忙转身离开了。

“蓝愿,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在那家咖啡厅里见的吗?”金凌声音里有一股明显的怒气,一点不带藏匿那种。
这话到了蓝思追耳里,怒气便更是被放大了几倍。蓝思追不解。[怎么收了人家小姑娘情书,还这么大火气?我这边还没问什么,你那边倒是先气急了。]

“临时有点事,忘了跟你说了。”

[就算真有事,那也是不敢跟你说的。小姑娘的情书要紧。]

金凌一听这话登时更火了。以往每次都是他蓝思追先到,点好了喝的等着自己,今日不仅爽约,连意思意思给个理由都不愿。真是想让自己原谅他都难。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跟我一起太无趣,乏了,要和别人约会去?”

“和别人约会?”蓝思追的声音冷冷的,倒有几分蓝忘机的影子,“我可没有别的约会对象。”

蓝思追简直一头雾水,收了情书的瞒着自己多少还能理解,怎么还反过来质问起来了?

两人心里各烧着一团火,对话是越来越大声,越发的咄咄逼人,最后只能是不欢而散。

望着金凌刚刚摔门而出的那道门,他忽然觉得,这间一直是他们二人住着的公寓里多了一股陌生的味道——香甜的,轻飘飘的,是女孩子身上特有的芬芳。

[不对,他怎么会把那封情书放家里。]

[他那么看重它,一定是随身揣着吧。]

[……哼。]

2

于是接下来的这个周,蓝思追决定克制自己不主动提这事,等着金凌主动告诉自己。而金凌也很有默契的绝口不提。

他以为这是他留给金凌的最后一份信任。

事实上,除了克制自己不提,他还得努力克制自己——不表现出以前那副样子,不要老去搭理金凌了。

有时蓝思追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自己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赌气。

可这口闷气实在奇怪。他自知不该乱猜忌,可闲暇时脑子里还是会蹦出那位姑娘媚眼含羞的模样。看着金凌对着手机屏幕发笑,他竟会不自觉地凑过去想看一看是不是在和谁聊天。想来该是最近压力太大,精神不太正常吧?虽然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压力就是了。
他突然很怀念他们还是高中生的时候。那时候金凌总是随便逗一逗便会瞬间涨红脸,学校里的女生见了他们,嘻嘻哈哈地笑一番,便十分识趣地跑得远远的了。不像大学里的女生,都那么热情的,直接跑人跟前递情书。

还有那份莫名其妙的执拗。他就是没来由的不想再对金凌那么好,不想再温柔地对他笑。他想看金凌对自己笑——而且只对自己笑。

实际上,这怎么会是他留给金凌的最后一份信任呢?他从始至终,都是毫无疑虑、毫无保留地信任着金凌的。他知道金凌是如何的人——忠诚一词断然不足以概括那种一往情深。他自己亦然。
明明是那么温润的少年,其实任性起来,他自己都害怕。

[阿凌这是买菜回来了吧。他要自己做饭?以前都是我下厨,他会不会切着自己啊?会不会被油烫着啊?]

[……关我什么事。姑娘们都喜欢会做饭的男人,他要学,便随他去吧。反正我管不了。]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站在厨房门边装作随意靠着的样子就好。]

一个周很快便在这样的纠结中过去。直到又一个周末到来,蓝思追还没想明白这种既时刻挂念,又不想让他知道;既想要像以前那样相信他,又总不自禁胡思乱想的奇妙情感是怎么回事。

但日子总是要过的。他认真考虑了“压力太大”猜想,便决定独自出去散散心,好好审视自己一番。

或许是腿部的肌肉记忆,不自觉间竟走到了那家咖啡厅——那家承载了他和金凌的种种甜蜜过往,同时也与蓝思追共同见证了金凌接受那个女孩的情书的咖啡厅。

这么想着,那个女孩的身影又从脑子里跳出来了。

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蓝思追的眼前。

3

金凌最近也很蓝瘦。

当然,他也很好懂的,也无非就是——

蓝愿不来哄我、

蓝愿还不理我、

蓝愿怎么不来找我……

[蓝愿见异思迁了!]

???

金凌内心焦灼,皮皮虾似的在床上蜷成一团,需要蓝愿的亲亲。

4

故事还是要从上个周那个令人焦躁的周末说起。

又一个红着脸低着头的女孩子慢悠悠走到他跟前。这种神情金凌见过不知多少,他连接下来的台词都帮这位姑娘想好了,
[金凌同学,我喜欢你,请你收下这个!]

“金凌同学,请你帮我一个忙……把这个交给蓝思追!”

……???

[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她白皙的手指还在隐隐发抖。金凌虽是懵逼,但也没有表现在脸上,颇有风度的接过她手里的不可承受之重。随即便看到姑娘眸子里溢出的欣喜。金凌连忙别过头,不想让自己隐隐的烦躁情绪泄露出来,伤了这位姑娘的心。

“我会转交给他的。”

他尽量把语气控制住,这样一来便使得声音听着轻轻的。姑娘听了这话,便也放下心,道了声谢,欢欢喜喜地跑开了。而他自己却挪不动步子,凝神盯着手里的信封

[还粉嘟嘟香喷喷的,啧,还画了两颗心。可真有心啊!]

[为什么会找上我啊?我和他……看上去更像好兄弟的设定吗?!]

[总之这东西不能到蓝愿手上……可我好像已经答应她了?这么做不好吧……]

[啊啊啊麻烦死了!真是的!]

站了半天,金凌决定暂时抛开此事,先去赴约。

[……总不能拿着这个去吧。]

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以怎样的心态,小心翼翼地把信封收进包包的最里层。

或许是因为这是别人的东西,要好好保存。

……或许是因为,他压根不想让蓝思追看到这东西,要好好藏起来。

“蓝愿,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在那家咖啡厅里见的吗?”今天的金凌格外生气,语气里是放大了几倍的怒意。

[怎么?太受小姑娘欢迎,忙着批阅情书去了吗?]金凌在心下暗暗揶揄。

“临时有点事,忘了跟你说了。”蓝思追这声音里也是一反常态的冷漠。

这份冷漠反而把金凌的怒火浇得更旺,蓝思追爽约也就暂时不追究,怎么还理直气壮起来了?受欢迎可真了不起啊!连个理由都不给,想给你台阶你都不下!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跟我一起太无趣,乏了,要和别人约会去?”

这句话里暗藏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可惜正值气头上的二人都没有察觉到。尤其是金凌。他这话是真心诚意问出口的,此刻的他真的很在意这个问题。

“和别人约会?我可没有别的约会对象。”

这算什么?他金凌还没开口质问呢,蓝思追竟然还主动为自己辩护起来了,还一副堂堂正正的样子,真当自己是蓝忘机,是高岭之花啊?

于是金凌便也不再克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烧起来的不耐烦,声音越来越大,语气越来越呛人,最后是意料之中的不欢而散。
金凌摔门而出,只觉得那屋子里有一股陌生的味道——少女的芳香!让他实在受不了。

[蓝愿那家伙,肯定在家里藏着不少情书!]

[那也不缺我手上这封了!]

[哼!!]

5

然后接下来的这个周,金凌的烦躁指数呈递增状态。他等着蓝思追主动来承认错误,蓝思追也很默契的啥也没说。

[这是我留给你最后的机会!]金凌内心恶狠狠,明面上却还是坦荡荡。

对金凌来说,克制自己不主动质问很难,克制自己不主动撒娇那就很简单了。

[等等?……我从来就不会向他撒娇的好吗?!]

金凌不是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了,就是这种异常地想要蓝愿哄哄自己的感觉。江澄说这叫傲娇,被他死活否认了。

不过这一次似乎比一样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来得凶猛,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才三岁一样,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当然,这样的想法是稍纵即逝,他不会允许这种羞耻的东西停留在自己脑子里太久的。
其实金凌比任何人都清楚蓝思追在这方面的性子,他明明是知道的,蓝思追绝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他就是,就是……

就是很不爽!

就是特别特别不想看到蓝思追和别的女孩子聊天,任何女孩子都不行!男、男的也不行!

也不许收别人的情书!更不许给别人写!蓝愿都没给他写过呢!!

不想看到粉红色的东西、不想闻到香水味、不想被一飘一飘的纱裙晃得眼睛花!

蓝思追的温柔,他的笑,他的体贴,他关切的蹙眉,他唠唠叨叨叫人注意这注意那,细心得跟老妈子有得一拼的嘱咐——他的,蓝思追的,蓝愿的一切

——都只能属于金凌一人。

[啧,蓝愿不做饭,只好我自己做了]

[他怎么还不来拦着我?不怕我把厨房炸了??]

[还,还他妈靠在门口看我笑话??]

一个周就这么在金凌大小姐的烦闷中过去了。直到又一个周末到来,他终于下定决心……

主动去问个明白。

6
“蓝,蓝思追同学……”小姑娘轻轻捏着吸管,在果汁里胡乱搅动,勉强算得上姣好的面容里蕴着三分惊喜,三分羞涩,三分局促不安。

“你这是……答应我啦?”

“嗯?什么?”

蓝思追一脸懵逼。先是不由分说地被人请喝饮料,现在又是抛出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其实他一直刻意保持着一种距离感。毕竟他对这个姑娘并不很有好感,不太想和她扯上太多关系。

这似乎使姑娘很受打击。她滞了滞,轻声试探道,“你……金凌同学没给你吗?那个,那个信……”

???

“什么信?!”

姑娘激灵了一下。但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那封信的内容……

“你是说那封情书吗?”

“呃……”

“不好意思,我无意冒犯。但是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这件事,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最终姑娘还是妥协在蓝思追恳切的目光下了,腆着脸将事情原委徐徐道来,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细,尤其是说到她在信里写着如果蓝思追答应她,就周末到咖啡厅来赴约的时候。

这边蓝思追却是无比惊喜。

惊的是什么自然不必说,喜的是什么便更不必说了。

“抱歉,这位同学,我今天走到这里来完全是无心之举……我实话说吧,”

“我已经有对象了,”

“就是金凌。”

7

“蓝愿!”

“阿凌!”

好巧不巧,刚出咖啡厅没几步就碰上了心心念念那人。

“蓝愿,我……我有话要问你!”

金凌脸红了,是蓝思追记忆里最熟悉的那个青涩的少年。

“这么巧,我也有事要告诉阿凌。”

蓝思追笑了,是金凌藏在心底里那张最温柔的脸。

[end]

[追凌/两发完]他和他的猫(下


*上篇→http://woaixuexixuexiaiwo999.lofter.com/post/1e535b25_10ec8b1e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追凌现代校园paro
*垃圾起名技术
*跪着求红心和评论
*希望能甜到你♡
*文/十九

5
“我发现了一个猫粮牌子,比你之前用的那款好。”
又一个偷偷摸摸投喂被逮的课间。金凌一本正经望着蓝思追。
“是吗。叫什么?”
“呃……我忘了。不如,不如……”
“嗯?什么?你说大声点?”
“我说……不如周末我带你……去买”
幸亏蓝思追听力过人,这才听清了金凌越来越小声的一句碎碎念。他假装没有察觉金凌的脸又红了,努力克制住笑意。
“好啊。”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些女的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男人买猫粮很奇怪吗??]
金凌还是太单纯了。
人家姑娘看的不是他,是他们。
谁让他们两人那么抢眼呢。两人本来就都是男生堆堆里数一数二的俊俏,一个温润如玉,一个桀骜不驯,何况还凑到了一起,还那么——那么亲昵、那么登对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谈恋爱呢。
知道的也以为是在谈恋爱了。不远处的江澄静静地观望着,只想安安静静地选个狗粮。不是给自己吃的,是给仙子吃的那种。

“哦你说的是这个牌子。我之前本来想买回去试试,结果忘了。”蓝思追伸手取下一袋。
“嗯……我也是听别人推介的。”
“想不到阿凌你也会关注这方面的东西。”
“其实,其实我不是只喜欢那种纯种血统的动物的……”
“嗯,我知道。”
“其实小黑猫是我带进学校的。”
“嗯……嗯??”
金凌面不改色,一脸平静道“有一次我碰巧看到金阐那群人虐猫。”
蓝思追身形滞了滞,接下来的故事他大概能猜到一半了。
“然后冲上去跟他们干了一架。可我家里已经有妃妃小爱茉莉和仙子了,只好暂时把它藏在学校后山,时不时去看看它。想不到它恢复得那么快,居然趁我没注意跑到教学区来了……之后就被大家知道了,”
“你们听的那个传闻……就是金阐放出来的。如果我不管他,还是当着大家去……撸猫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问东问西的,很麻烦,”
“再说,这事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啊……反而是金阐那家伙,就不能再虐猫了。他那个怂逼,肯定不敢公然和那么多人对着干。而且……”
“有没有受伤?”蓝思追出声打断了金凌。
“呃,没…”
“好吧好吧,有一点擦伤啦,”金凌还是受不了蓝思追严肃地盯着他,“没事,又不是头一回和他打架。他总爱以多欺少。”
“阿凌,你下次还是别…”
“如果我非要呢?”金凌脸上难得出现了固执。
“那我……陪你便是。”蓝思追也是毫不弱于他的坚定。
“哼,算了吧!你们蓝家人,一看就是弱书生那种,能打架嘛?”
“说来阿凌可能不信,我们家的人臂力很大的。我一只手就能抱起阿凌,”蓝思追笑了笑,“要试试吗?”
“滚!”果然,金凌又脸红了。

“蓝思追…谢谢你听我说这些。”金凌是很少有向人道歉、道谢的,难得说出这种话,天知道他是在心里憋了多久。
“阿凌,你不必对我说这种话的。”
“我……没什么朋友,不知道怎么……”
“对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蓝愿。我小名。”
“嗯…那明天见,蓝愿”
“明天见,阿凌”

6
“思追,你是不是,在暗恋谁啊。”
一个下雨的课间,蓝思追正闷闷不乐着呢,冷不丁被蓝景仪吓了一跳。
……
……
[呃,这就是所谓的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蓝景仪有点后悔问出这句话了。
可若不问一问,他又实在憋得慌。
蓝思追最近实在是太太太太太——不对劲了!刚上课三分钟就问自己还有多久下课、猫粮用得格外的快、一下课就往外边跑完全不看看书什么的,还突然爱上了打篮球??
这,这一定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雅正的蓝思追!
而且这人怎么回事啊,有喜欢的姑娘也不和我说。以前不是约好了吗,看上哪家姑娘了,要第一个告诉对方的。
这边蓝思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沉吟了一下,忽然抬起头,一脸顿悟,然后是一副从来不会对他蓝景仪表现出的笑容——只对喜欢的人表现的那种。
“是啊。我要去追一个人。”
……
???

7
“喂,金凌,你小子怕不是恋爱了吧?”
看着对着手机一脸春心荡漾的金凌,江澄忍不住开口了。
“噗——”
金凌把嘴里还没来得及吞的一口可乐毫不犹豫地对着江澄喷去。
“操!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腿?!”
江澄炸了。
金凌也炸了。
[什什什什么!!恋爱??我??和谁?蓝愿吗??这人什么时候观察力变得这么敏锐了!!]
[等等??我,我喜欢蓝愿??]
[什么鬼?可蓝愿明明是男的啊!]
[呃……这个好像不是问题。学生会那不是早就有先例了么]
[不是,我他妈都在想些什么啊?!]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我真的喜欢他,他,他也未必就……]
[妈的,原来我真的……真的……]
“你看上谁了?是个学霸?看你最近这么沉迷学习,都不去和欧阳家那群小子打篮球了。还天天把书包塞得满满的,给人带的礼物啊?”江澄擦了擦脸,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别乱说!谁要跟魏无羡一样啊?”脑子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哦?”江澄冷笑了一声,“不仅恋爱了,还是个男的?”
……
[他观察力什么时候这么敏锐了……]

8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咋啦。忘羡发新糖了?”

“不是!!是追凌!”

——???

“什么玩意儿?什么?追凌?蓝思追和金凌?”

“对对对对对对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总觉得他俩有一腿嘛!”

“是啊是啊是啊是啊”

“快说说,是什么糖”

“思追表白啦!!”

“啥??”

“握草??你再说一遍”

“谁谁谁?思追和谁表白?”

“求大佬深度扒!”

班上的女生一下子全围过来。

“咳咳!听我说!”
“就刚刚的事儿,就在校门口。我进校门的时候刚巧赶上。老远老远就看到一堆女生围成一团啦,黑压压一片。于是我肯定马上就跑过去看热闹啊!顺便就偷偷溜进来,可以逃迟到扣分嘛!可是人实在太多了,就听见一群人在喊‘在一起!在一起!’把我的八卦之魂boom一下点燃了,我就扯过一个人问,咋回事儿啊?”

“她就告诉我,思追和金凌表白啦!我一下子懵逼了,又问,啥时候呀。她说,就刚刚!金凌迟到了,正好是蓝思追当值扣分嘛,金凌好像和他还蛮熟的,就让他别扣分了。思追说‘那阿凌有没有用来贿赂我的东西?’金凌不知道为啥就突然脸红啦,问他想要什么,”

“结果你们猜他说什么!!他说,”
“‘我想要你’!!”

“我的天呐,你们快脑补一下思追满脸宠溺地望着金凌的样子!!我要溺死在思追小天使的温柔里了——”

“然后金凌当然是脸红啦!半天没说话!思追也没说话了,也就一直静静地望着他。然后就有人注意到这边啦,思追见看过去的人越来越多,他又说话啦——”

“‘阿凌,我喜欢你。’”
“‘特别、特别喜欢你。我想以后都和你一起撸猫,一起逛超市,一起在自习室看书,一起打篮球,一起打架也可以。总之,只要是和你一起。’”

“于是大家就炸啦!就开始喊‘在一起’了。你们不知道那场面混乱得啊,啧啧!堪比当年魏前辈向蓝前辈表白的场面!”

……

……

9
又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小黑,快过来。”
金凌把猫粮洒在手心,伸出手。
“噗。”
“你又在笑什么?”
金凌不解。自从他答应了那个令他尴尬无比的表白之后,蓝思追似乎越来越爱笑了,而且还笑得莫名其妙的。
“没什么。这名字……是阿凌你起的?”
金凌皱了皱眉
“怎么,有什么不好的吗?本来我想叫它小花的,可谁让它是黑色。”
说着,金凌转过头——
正好对上了蓝思追软软薄薄的两片唇

“轰!!!”金凌无比清晰地听见了自己脑子里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
“蓝愿!!你你你你你你,你故意的?!”
不出意外,金凌又脸红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红——让蓝思追喜欢的不得了。
“也许吧。”
蓝思追笑了,轻轻的,
就像——遥远的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撞见了某个尴尬的少年那次一样





























10
不远处拿着一袋猫粮的蓝景仪:我是谁我在哪

【end】

[追凌/两发完]他和他的猫(上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追凌现代校园paro
*垃圾起名技术
*跪着求红心和评论
*希望能甜到你♡
*文/十九

1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金凌觉得这大概是他十五岁的人生中最尴尬的一瞬间。
金凌直勾勾地盯住了同样愣乎乎盯着他的蓝思追,两人就这么相互望着,也说不清是惊讶多一些,还是尴尬多一些。好像谁先移开目光谁就输了一样,明明两人内心都翻江倒海炸开了锅,也没人眨眨眼,咳一声,别过脸。
这就是——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蓝思追心下暗暗想道。
撒在地上的猫粮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谜之静谧中被此事的罪魁祸首舔了个干净。然后甩甩尾巴,扬了扬头,绵长地喵了一声,像是舒了一口懒洋洋的气。见蓝思追,又竖起尾巴表示欢迎。绕着他的腿来回踱步几圈也不见人有什么动静,便自顾自跳开了。
此时金凌恨不得也能像它一样若无其事地跳开!从墙头!跳出学校去!
“呃……”
同样拿着一袋猫粮的蓝思追先开了口。以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而在女生中闻名的他意味不明地微微一笑。
“快上课了,先回教室去吧。金同学?”

于是趴在课桌上刚睡着又被蓝思追吵醒的蓝景仪一脸懵逼
“你不是去喂猫了吗?这才下课三分钟你就回来了?”
“嗯……没看到它”
“那你也不找找?”这么说着,蓝景仪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好奇。便又趴了下去。
[——因为看到了比猫更可爱的……]
蓝思追在心里轻轻对自己说道。
嘴角是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2
也不知道那只小黑猫是什么时候混进学校里来的。
反正等所有人都意识到它的存在时,它早就在学校里定居下来。女生们又多是富有爱心的群体,更何况是这样的萌物。日子久了,也就能随时随地都见着三三两两的女孩子围成一团,蹲在地上投喂各种零食或聚众撸猫的情景了。
按理说,学校里是禁止养宠物的——不论是公有还是私有。
但谁让学生会会长蓝忘机在会议上轻而易举就服了软,一句“那便依你吧。”就把多少反猫人士驳回到老家去。另一边还要受到魏某人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的奚落嘲讽,和被强行塞一嘴会议上公然投喂的狗粮。
于是,这只来历不明的小黑猫,便顺理成章地在m高中校园里安下了家。这样一来,它便是半公认的校宠了——
因为还有一部分群体,是看不惯此猫的。
比如,金家小少爷。
众所周知,金凌金少爷是出了名的爱狗人士。
好吧,确切地说,是爱纯种狗人士。
由此不难看出,金同学虽然是个富有爱心热爱小动物的好同学,但这份爱心是只针对于——优良基因纯种血统的小动物。
像小黑猫这种流浪猫,看都不用看就能直接划分到三六九等中的九等,自然是入不了金少爷的眼的。同理,还有江澄江同学。不过据称江同学不待见此猫的原因有二,另一条似乎与魏某人有关。
当然,这些都不足以成为阻碍其他爱猫人士去撸猫的理由。反对派有江金两家,咱支持派还有蓝聂两家呢。
蓝家人也是有养小动物的爱好的。比如蓝忘机,别看他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样,实际上也是悄咪咪在后山养着一窝小兔子的。
再比如蓝思追,自小黑猫出现以来,他便十分主动十分自觉地担任起了投喂、清洗等工作。不过随着小黑猫曝光率越来越高,这些工作也多少被其他人分担了一些。但也没人能否认他对这只小猫付出过的心血,质疑他对小猫的爱。

3
“想必大家也知道我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来的原因……”
聂怀桑握着话筒的右手还在肉眼可见地颤抖着,左手紧紧按着桌面上的稿子。
大家当然知道原因是什么。此时坐在阶梯教室这群人都是校园爱猫社中的高层人员,天天着撸猫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早就相互混了个脸熟。而聚到一起无非也就是为了一件事——
小黑猫出事了呗。
“呃,由于,同学们都是出于对小猫的爱而自发地向它投食,所以,其中难免有同学基础知识不过硬……甚至有出现过喂巧克力、葡萄干等食品的现象……”
“也就是说,要禁止非社员的人投喂咯?”
某同学实在懒得听聂怀桑念稿,一针见血指出了会议核心。
此话一出,当下众人便炸开了锅。对于小黑猫受欢迎这事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可胡乱投喂,的确有可能引发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
“我支持。别说路人瞎投喂了,万一反对派那伙人故意去喂禁忌食品怎么办?”
“是啊是啊!”
“附议。”
……
“我觉得没必要吧。金同学和江学长自己也是养宠物的人,他们没那么坏。”
简直是众附和声中的一股清流。发言人正是蓝思追。

“你不是那么喜欢它的吗?别人胡乱喂食的确是很危险啊!”散会后,蓝景仪不解道
“可是金同学他真的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你和他很熟?”
“呃,不算吧。”蓝思追不知道如何定义熟不熟,他单方面对金凌感兴趣算熟吗?不算吧?
“那你怎么知道他不会?”
蓝思追被这句话噎住了,他总不能说,自己有一天偶然撞见金凌在投喂猫粮吧!
而且……那绝不是在投喂不好的食物,也不是一时兴起而为。蓝思追很清楚地记得,那天小黑猫那声长长的“喵——”,尾音低低的,带着点颤,最后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呜呜”声。这是它在向金凌撒娇了,想吸引他的注意力的表现。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性严重性。可他还是凭一己之力强行说服了决定禁止随意投喂的诸高层。他很少有这样站到群众的对立面的时候,很少有这样……为了一己私愿而任性的时候。
[禁止了的话,就再也碰不到他了吧。]
这是蓝思追听到某同学的发言后的第一想法。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好像这份心情自己是有灵魂的一样,自个儿就跳出来了。无需思考,无需过脑子,是自然而然的,理所应当的。是一点淡淡的遗憾,一点淡淡的不舍。
[有点想……再见一次呢。]
[再见一次那张涨得绯红的俊俏的脸……噗嗤]
一想到那天的情景,金凌在他的注视下一点一点涨红脸,尴尬得手足无措猫粮袋子都拿不住的样子,蓝思追又不自觉地笑了。
笑出了声,连他自己也小小的被吓了一跳。

奇迹般地,这个民间黑社团真的采纳了蓝思追的意见。校园里还是一如既往,课照样上,课间照样撸猫。
金凌的生活也是一如既往,偷偷摸摸藏了袋猫粮在书包里,偷偷摸摸地投喂,偷偷摸摸地……
从蓝思追所在的班级门口路过来路过去。
[谁让去班主任的办公室必须经过他们班的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然后在经过那个班级的短短十来秒的时间内,转过头面向窗户,企图从里面找到什么
[啧,怎么把窗帘拉上了]
[这、这样就不能从玻璃的倒影里检查我的仪容仪表有没有乱了!]
今天的金凌也一如既往地压抑掩饰着什么。
也不知道是要掩饰给谁看。

蓝景仪和江澄却并没有感受到这种一如既往。
他们不约而同地发现了,身边似乎有什么人的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悄悄地发酵、膨胀着……
使他们心里硌得慌。

4
m高中蓝思追全校后援会的姑娘们总觉得她们的思追er是被神眷顾的孩子,是天使。
他似乎的确是被神眷顾了。
他最近真是心想事成。
如他所愿,他和金凌,真的再见了一次。
“啊,金同学,这么巧。”
蓝思追从容地微笑着打招呼,是一副标准的彬彬有礼的温润模样。相比第一次见面,这气氛不知道和谐了多少。
只有蓝思追自己明白自己心里扑通扑通跳着的那个东西此刻是有多激动多兴奋。
如果金凌再靠的近点,就能清楚地看到蓝思追眼底汹涌澎湃的喜悦。可惜他不会。他连直视蓝思追的眼睛都不敢。
[这时候应该说什么?!他他他不会发现了吧……!握草好尴尬!!]
他在心底狂吼着,嘴上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还低了低头,假装认真地撸猫。
如果蓝思追再靠的近点,也能清楚地看到金凌目光中的窘迫,和……局促不安的小紧张。可惜他也不会。他只看见了金凌红扑扑的脸。
“哎呀,我和你买的是同一个牌子的猫粮呢。”
蓝思追故作惊讶。其实他早就知道了,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可他左右不能任由场面这样静下去吧。
“嗯……”
金凌也早就知道了,在第一次见面之前就知道了。可他左右不能说他就是因为蓝思追买这个牌子他才买的吧?!
“啊,它躺过来了。它真的很喜欢你呢,阿凌。”
小黑猫在金凌一下一下地抚摸下,十分享受地眯上眼睛,翻了个身,四脚朝天对着二人,露出了肚子。猫暴露出肚子,就暴露了自己的弱点。也就是说,它十分有安全感、十分信任眼前的二人。
“明明是因为你在旁边吧。它和你更熟。”
——等等??
“你,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什么玩意儿??这个称呼??
金凌的脸好不容易恢复到正常肤色,一下子又炸了。蓝思追看着这张红得仿佛能滴血的脸,又不自觉地轻笑了一声。
“你你你你还笑!笑什么啊喂!!”
两人不知不觉间蹲得近了些,也不知道是谁先挪动的那一步。此时,这声轻笑还是被金凌捕捉到了。
“抱歉。不可以这样叫你吗……?”
见金凌炸毛,蓝思追却没那份愉悦了,心底还暗暗升起一缕失落。
“呃……也不是啦。算了!随便你吧!”
蓝思追突然想起了学生会会议上,蓝忘机那句含着满满宠溺的“那便依你吧。”眼底便又盈满了温柔。不经意间金凌的目光对上了蓝思追的眼睛。他连忙别开视线,生怕看久了,入迷了,陷进去然后再也出不来了。
[只有我家里人才这样叫我的……]
[那这样就是说……他是我家的人了?]
金凌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两人并排走在走廊上。
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了,走廊上还是有很多人在打打闹闹。不过两人却全然没看到这副景象似的,各自在心里琢磨着什么。
“我到啦,再见,阿凌。”
“嗯。再见。”
“等等?”
“啧,怎么了。”
金凌心头冒出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阿凌你……你们班不是早就走过了么?”
[握草!!被发现了!!]
“呃……我找我班主任,他办公室在前面。”
“这样啊……那再见咯。”

“你又怎么了?这么开心?”蓝景仪一脸疑惑
蓝思追这才发觉,原来自己把笑意摆得这么明显。
这也怪不得他。因为……金凌忘记他班主任同时也是蓝思追的英语老师的事……实在太可爱了!
[英语老师不是休假去了吗]
想到这里,蓝思追嘴边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此时的金凌长舒了一口气。
[呼——幸好他还没发现我是故意蹲在他班门口等他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