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廿

贵安。

[追凌/两发完]他和他的猫(上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追凌现代校园paro
*垃圾起名技术
*跪着求红心和评论
*希望能甜到你♡
*文/十九

1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金凌觉得这大概是他十五岁的人生中最尴尬的一瞬间。
金凌直勾勾地盯住了同样愣乎乎盯着他的蓝思追,两人就这么相互望着,也说不清是惊讶多一些,还是尴尬多一些。好像谁先移开目光谁就输了一样,明明两人内心都翻江倒海炸开了锅,也没人眨眨眼,咳一声,别过脸。
这就是——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蓝思追心下暗暗想道。
撒在地上的猫粮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谜之静谧中被此事的罪魁祸首舔了个干净。然后甩甩尾巴,扬了扬头,绵长地喵了一声,像是舒了一口懒洋洋的气。见蓝思追,又竖起尾巴表示欢迎。绕着他的腿来回踱步几圈也不见人有什么动静,便自顾自跳开了。
此时金凌恨不得也能像它一样若无其事地跳开!从墙头!跳出学校去!
“呃……”
同样拿着一袋猫粮的蓝思追先开了口。以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而在女生中闻名的他意味不明地微微一笑。
“快上课了,先回教室去吧。金同学?”

于是趴在课桌上刚睡着又被蓝思追吵醒的蓝景仪一脸懵逼
“你不是去喂猫了吗?这才下课三分钟你就回来了?”
“嗯……没看到它”
“那你也不找找?”这么说着,蓝景仪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好奇。便又趴了下去。
[——因为看到了比猫更可爱的……]
蓝思追在心里轻轻对自己说道。
嘴角是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2
也不知道那只小黑猫是什么时候混进学校里来的。
反正等所有人都意识到它的存在时,它早就在学校里定居下来。女生们又多是富有爱心的群体,更何况是这样的萌物。日子久了,也就能随时随地都见着三三两两的女孩子围成一团,蹲在地上投喂各种零食或聚众撸猫的情景了。
按理说,学校里是禁止养宠物的——不论是公有还是私有。
但谁让学生会会长蓝忘机在会议上轻而易举就服了软,一句“那便依你吧。”就把多少反猫人士驳回到老家去。另一边还要受到魏某人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的奚落嘲讽,和被强行塞一嘴会议上公然投喂的狗粮。
于是,这只来历不明的小黑猫,便顺理成章地在m高中校园里安下了家。这样一来,它便是半公认的校宠了——
因为还有一部分群体,是看不惯此猫的。
比如,金家小少爷。
众所周知,金凌金少爷是出了名的爱狗人士。
好吧,确切地说,是爱纯种狗人士。
由此不难看出,金同学虽然是个富有爱心热爱小动物的好同学,但这份爱心是只针对于——优良基因纯种血统的小动物。
像小黑猫这种流浪猫,看都不用看就能直接划分到三六九等中的九等,自然是入不了金少爷的眼的。同理,还有江澄江同学。不过据称江同学不待见此猫的原因有二,另一条似乎与魏某人有关。
当然,这些都不足以成为阻碍其他爱猫人士去撸猫的理由。反对派有江金两家,咱支持派还有蓝聂两家呢。
蓝家人也是有养小动物的爱好的。比如蓝忘机,别看他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样,实际上也是悄咪咪在后山养着一窝小兔子的。
再比如蓝思追,自小黑猫出现以来,他便十分主动十分自觉地担任起了投喂、清洗等工作。不过随着小黑猫曝光率越来越高,这些工作也多少被其他人分担了一些。但也没人能否认他对这只小猫付出过的心血,质疑他对小猫的爱。

3
“想必大家也知道我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来的原因……”
聂怀桑握着话筒的右手还在肉眼可见地颤抖着,左手紧紧按着桌面上的稿子。
大家当然知道原因是什么。此时坐在阶梯教室这群人都是校园爱猫社中的高层人员,天天着撸猫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早就相互混了个脸熟。而聚到一起无非也就是为了一件事——
小黑猫出事了呗。
“呃,由于,同学们都是出于对小猫的爱而自发地向它投食,所以,其中难免有同学基础知识不过硬……甚至有出现过喂巧克力、葡萄干等食品的现象……”
“也就是说,要禁止非社员的人投喂咯?”
某同学实在懒得听聂怀桑念稿,一针见血指出了会议核心。
此话一出,当下众人便炸开了锅。对于小黑猫受欢迎这事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可胡乱投喂,的确有可能引发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
“我支持。别说路人瞎投喂了,万一反对派那伙人故意去喂禁忌食品怎么办?”
“是啊是啊!”
“附议。”
……
“我觉得没必要吧。金同学和江学长自己也是养宠物的人,他们没那么坏。”
简直是众附和声中的一股清流。发言人正是蓝思追。

“你不是那么喜欢它的吗?别人胡乱喂食的确是很危险啊!”散会后,蓝景仪不解道
“可是金同学他真的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你和他很熟?”
“呃,不算吧。”蓝思追不知道如何定义熟不熟,他单方面对金凌感兴趣算熟吗?不算吧?
“那你怎么知道他不会?”
蓝思追被这句话噎住了,他总不能说,自己有一天偶然撞见金凌在投喂猫粮吧!
而且……那绝不是在投喂不好的食物,也不是一时兴起而为。蓝思追很清楚地记得,那天小黑猫那声长长的“喵——”,尾音低低的,带着点颤,最后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呜呜”声。这是它在向金凌撒娇了,想吸引他的注意力的表现。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性严重性。可他还是凭一己之力强行说服了决定禁止随意投喂的诸高层。他很少有这样站到群众的对立面的时候,很少有这样……为了一己私愿而任性的时候。
[禁止了的话,就再也碰不到他了吧。]
这是蓝思追听到某同学的发言后的第一想法。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好像这份心情自己是有灵魂的一样,自个儿就跳出来了。无需思考,无需过脑子,是自然而然的,理所应当的。是一点淡淡的遗憾,一点淡淡的不舍。
[有点想……再见一次呢。]
[再见一次那张涨得绯红的俊俏的脸……噗嗤]
一想到那天的情景,金凌在他的注视下一点一点涨红脸,尴尬得手足无措猫粮袋子都拿不住的样子,蓝思追又不自觉地笑了。
笑出了声,连他自己也小小的被吓了一跳。

奇迹般地,这个民间黑社团真的采纳了蓝思追的意见。校园里还是一如既往,课照样上,课间照样撸猫。
金凌的生活也是一如既往,偷偷摸摸藏了袋猫粮在书包里,偷偷摸摸地投喂,偷偷摸摸地……
从蓝思追所在的班级门口路过来路过去。
[谁让去班主任的办公室必须经过他们班的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然后在经过那个班级的短短十来秒的时间内,转过头面向窗户,企图从里面找到什么
[啧,怎么把窗帘拉上了]
[这、这样就不能从玻璃的倒影里检查我的仪容仪表有没有乱了!]
今天的金凌也一如既往地压抑掩饰着什么。
也不知道是要掩饰给谁看。

蓝景仪和江澄却并没有感受到这种一如既往。
他们不约而同地发现了,身边似乎有什么人的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悄悄地发酵、膨胀着……
使他们心里硌得慌。

4
m高中蓝思追全校后援会的姑娘们总觉得她们的思追er是被神眷顾的孩子,是天使。
他似乎的确是被神眷顾了。
他最近真是心想事成。
如他所愿,他和金凌,真的再见了一次。
“啊,金同学,这么巧。”
蓝思追从容地微笑着打招呼,是一副标准的彬彬有礼的温润模样。相比第一次见面,这气氛不知道和谐了多少。
只有蓝思追自己明白自己心里扑通扑通跳着的那个东西此刻是有多激动多兴奋。
如果金凌再靠的近点,就能清楚地看到蓝思追眼底汹涌澎湃的喜悦。可惜他不会。他连直视蓝思追的眼睛都不敢。
[这时候应该说什么?!他他他不会发现了吧……!握草好尴尬!!]
他在心底狂吼着,嘴上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还低了低头,假装认真地撸猫。
如果蓝思追再靠的近点,也能清楚地看到金凌目光中的窘迫,和……局促不安的小紧张。可惜他也不会。他只看见了金凌红扑扑的脸。
“哎呀,我和你买的是同一个牌子的猫粮呢。”
蓝思追故作惊讶。其实他早就知道了,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可他左右不能任由场面这样静下去吧。
“嗯……”
金凌也早就知道了,在第一次见面之前就知道了。可他左右不能说他就是因为蓝思追买这个牌子他才买的吧?!
“啊,它躺过来了。它真的很喜欢你呢,阿凌。”
小黑猫在金凌一下一下地抚摸下,十分享受地眯上眼睛,翻了个身,四脚朝天对着二人,露出了肚子。猫暴露出肚子,就暴露了自己的弱点。也就是说,它十分有安全感、十分信任眼前的二人。
“明明是因为你在旁边吧。它和你更熟。”
——等等??
“你,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什么玩意儿??这个称呼??
金凌的脸好不容易恢复到正常肤色,一下子又炸了。蓝思追看着这张红得仿佛能滴血的脸,又不自觉地轻笑了一声。
“你你你你还笑!笑什么啊喂!!”
两人不知不觉间蹲得近了些,也不知道是谁先挪动的那一步。此时,这声轻笑还是被金凌捕捉到了。
“抱歉。不可以这样叫你吗……?”
见金凌炸毛,蓝思追却没那份愉悦了,心底还暗暗升起一缕失落。
“呃……也不是啦。算了!随便你吧!”
蓝思追突然想起了学生会会议上,蓝忘机那句含着满满宠溺的“那便依你吧。”眼底便又盈满了温柔。不经意间金凌的目光对上了蓝思追的眼睛。他连忙别开视线,生怕看久了,入迷了,陷进去然后再也出不来了。
[只有我家里人才这样叫我的……]
[那这样就是说……他是我家的人了?]
金凌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两人并排走在走廊上。
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了,走廊上还是有很多人在打打闹闹。不过两人却全然没看到这副景象似的,各自在心里琢磨着什么。
“我到啦,再见,阿凌。”
“嗯。再见。”
“等等?”
“啧,怎么了。”
金凌心头冒出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阿凌你……你们班不是早就走过了么?”
[握草!!被发现了!!]
“呃……我找我班主任,他办公室在前面。”
“这样啊……那再见咯。”

“你又怎么了?这么开心?”蓝景仪一脸疑惑
蓝思追这才发觉,原来自己把笑意摆得这么明显。
这也怪不得他。因为……金凌忘记他班主任同时也是蓝思追的英语老师的事……实在太可爱了!
[英语老师不是休假去了吗]
想到这里,蓝思追嘴边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此时的金凌长舒了一口气。
[呼——幸好他还没发现我是故意蹲在他班门口等他的。]

【tbc】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