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廿

贵安。

[追凌/一发完]一封情书引发的惨案


*ooc预警
*有借梗 目前还没有和太太取得联系 如果引起太太不便的话会立刻删
*小学生文笔和宛如智障的开头(。
*追凌现代大学生pa
*二人已交往√
*跪着求红心和评论
*文/十九

0

蓝思追最近很蓝瘦。

其实蓝思追这人很好懂。让他蓝瘦的事,无非也就是——

阿凌瘦了、

阿凌受伤了、

阿凌又和人打架了……

[阿凌不要我了……]

等等??这次的原因有点不一样??

蓝思追内心无力,咸鱼般趴在桌上,需要阿凌的亲亲。

1

这事还得从上个周那个令人心痛的周末说起。

蓝思追和金凌,m大有名的恩爱情侣,但其实也并没有忘羡二人那么有名。因此,就总有不知情的小姑娘对既雅又正的蓝思追或既傲又娇的金凌一见倾心死心塌地。让二人很是烦恼——一边要不失礼节地拒绝人家姑娘,一边又要瞒着自家那位,能不烦恼么。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那个纱裙飘飘的姑娘,眉目间尽是娟娟柔情,樱唇轻启,又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平添几分矜持、几分娇涩。白皙的手指还在隐隐发抖,好像双手捧着的那粉红的信封是什么不可承受之重。见金凌收下,澄澈的眸子里漾满了欣喜。金凌似乎也有些害羞了,连忙别过头,好像轻轻说了什么,那姑娘便欢欢喜喜地跑开了。而他自己却迟迟不动,凝神望着手里的信封,不知在想些什么。

离得太远,蓝思追看不清他的神情,不过用手指甲想想也该知道,大概是羞红了脸吧!

[粉嘟嘟的,画着两颗心,应该还喷了香水吧。隔这么远都闻到一股甜丝丝的味道。这姑娘可真是有心了。]

蓝思追心底泛出一股子莫名的酸劲儿,把金凌小心翼翼地将信封收进包包最里层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

金凌脚下终于有了动作。见他似乎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蓝思追神使鬼差地连忙转身离开了。

“蓝愿,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在那家咖啡厅里见的吗?”金凌声音里有一股明显的怒气,一点不带藏匿那种。
这话到了蓝思追耳里,怒气便更是被放大了几倍。蓝思追不解。[怎么收了人家小姑娘情书,还这么大火气?我这边还没问什么,你那边倒是先气急了。]

“临时有点事,忘了跟你说了。”

[就算真有事,那也是不敢跟你说的。小姑娘的情书要紧。]

金凌一听这话登时更火了。以往每次都是他蓝思追先到,点好了喝的等着自己,今日不仅爽约,连意思意思给个理由都不愿。真是想让自己原谅他都难。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跟我一起太无趣,乏了,要和别人约会去?”

“和别人约会?”蓝思追的声音冷冷的,倒有几分蓝忘机的影子,“我可没有别的约会对象。”

蓝思追简直一头雾水,收了情书的瞒着自己多少还能理解,怎么还反过来质问起来了?

两人心里各烧着一团火,对话是越来越大声,越发的咄咄逼人,最后只能是不欢而散。

望着金凌刚刚摔门而出的那道门,他忽然觉得,这间一直是他们二人住着的公寓里多了一股陌生的味道——香甜的,轻飘飘的,是女孩子身上特有的芬芳。

[不对,他怎么会把那封情书放家里。]

[他那么看重它,一定是随身揣着吧。]

[……哼。]

2

于是接下来的这个周,蓝思追决定克制自己不主动提这事,等着金凌主动告诉自己。而金凌也很有默契的绝口不提。

他以为这是他留给金凌的最后一份信任。

事实上,除了克制自己不提,他还得努力克制自己——不表现出以前那副样子,不要老去搭理金凌了。

有时蓝思追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自己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赌气。

可这口闷气实在奇怪。他自知不该乱猜忌,可闲暇时脑子里还是会蹦出那位姑娘媚眼含羞的模样。看着金凌对着手机屏幕发笑,他竟会不自觉地凑过去想看一看是不是在和谁聊天。想来该是最近压力太大,精神不太正常吧?虽然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压力就是了。
他突然很怀念他们还是高中生的时候。那时候金凌总是随便逗一逗便会瞬间涨红脸,学校里的女生见了他们,嘻嘻哈哈地笑一番,便十分识趣地跑得远远的了。不像大学里的女生,都那么热情的,直接跑人跟前递情书。

还有那份莫名其妙的执拗。他就是没来由的不想再对金凌那么好,不想再温柔地对他笑。他想看金凌对自己笑——而且只对自己笑。

实际上,这怎么会是他留给金凌的最后一份信任呢?他从始至终,都是毫无疑虑、毫无保留地信任着金凌的。他知道金凌是如何的人——忠诚一词断然不足以概括那种一往情深。他自己亦然。
明明是那么温润的少年,其实任性起来,他自己都害怕。

[阿凌这是买菜回来了吧。他要自己做饭?以前都是我下厨,他会不会切着自己啊?会不会被油烫着啊?]

[……关我什么事。姑娘们都喜欢会做饭的男人,他要学,便随他去吧。反正我管不了。]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站在厨房门边装作随意靠着的样子就好。]

一个周很快便在这样的纠结中过去。直到又一个周末到来,蓝思追还没想明白这种既时刻挂念,又不想让他知道;既想要像以前那样相信他,又总不自禁胡思乱想的奇妙情感是怎么回事。

但日子总是要过的。他认真考虑了“压力太大”猜想,便决定独自出去散散心,好好审视自己一番。

或许是腿部的肌肉记忆,不自觉间竟走到了那家咖啡厅——那家承载了他和金凌的种种甜蜜过往,同时也与蓝思追共同见证了金凌接受那个女孩的情书的咖啡厅。

这么想着,那个女孩的身影又从脑子里跳出来了。

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蓝思追的眼前。

3

金凌最近也很蓝瘦。

当然,他也很好懂的,也无非就是——

蓝愿不来哄我、

蓝愿还不理我、

蓝愿怎么不来找我……

[蓝愿见异思迁了!]

???

金凌内心焦灼,皮皮虾似的在床上蜷成一团,需要蓝愿的亲亲。

4

故事还是要从上个周那个令人焦躁的周末说起。

又一个红着脸低着头的女孩子慢悠悠走到他跟前。这种神情金凌见过不知多少,他连接下来的台词都帮这位姑娘想好了,
[金凌同学,我喜欢你,请你收下这个!]

“金凌同学,请你帮我一个忙……把这个交给蓝思追!”

……???

[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她白皙的手指还在隐隐发抖。金凌虽是懵逼,但也没有表现在脸上,颇有风度的接过她手里的不可承受之重。随即便看到姑娘眸子里溢出的欣喜。金凌连忙别过头,不想让自己隐隐的烦躁情绪泄露出来,伤了这位姑娘的心。

“我会转交给他的。”

他尽量把语气控制住,这样一来便使得声音听着轻轻的。姑娘听了这话,便也放下心,道了声谢,欢欢喜喜地跑开了。而他自己却挪不动步子,凝神盯着手里的信封

[还粉嘟嘟香喷喷的,啧,还画了两颗心。可真有心啊!]

[为什么会找上我啊?我和他……看上去更像好兄弟的设定吗?!]

[总之这东西不能到蓝愿手上……可我好像已经答应她了?这么做不好吧……]

[啊啊啊麻烦死了!真是的!]

站了半天,金凌决定暂时抛开此事,先去赴约。

[……总不能拿着这个去吧。]

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以怎样的心态,小心翼翼地把信封收进包包的最里层。

或许是因为这是别人的东西,要好好保存。

……或许是因为,他压根不想让蓝思追看到这东西,要好好藏起来。

“蓝愿,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在那家咖啡厅里见的吗?”今天的金凌格外生气,语气里是放大了几倍的怒意。

[怎么?太受小姑娘欢迎,忙着批阅情书去了吗?]金凌在心下暗暗揶揄。

“临时有点事,忘了跟你说了。”蓝思追这声音里也是一反常态的冷漠。

这份冷漠反而把金凌的怒火浇得更旺,蓝思追爽约也就暂时不追究,怎么还理直气壮起来了?受欢迎可真了不起啊!连个理由都不给,想给你台阶你都不下!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跟我一起太无趣,乏了,要和别人约会去?”

这句话里暗藏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可惜正值气头上的二人都没有察觉到。尤其是金凌。他这话是真心诚意问出口的,此刻的他真的很在意这个问题。

“和别人约会?我可没有别的约会对象。”

这算什么?他金凌还没开口质问呢,蓝思追竟然还主动为自己辩护起来了,还一副堂堂正正的样子,真当自己是蓝忘机,是高岭之花啊?

于是金凌便也不再克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烧起来的不耐烦,声音越来越大,语气越来越呛人,最后是意料之中的不欢而散。
金凌摔门而出,只觉得那屋子里有一股陌生的味道——少女的芳香!让他实在受不了。

[蓝愿那家伙,肯定在家里藏着不少情书!]

[那也不缺我手上这封了!]

[哼!!]

5

然后接下来的这个周,金凌的烦躁指数呈递增状态。他等着蓝思追主动来承认错误,蓝思追也很默契的啥也没说。

[这是我留给你最后的机会!]金凌内心恶狠狠,明面上却还是坦荡荡。

对金凌来说,克制自己不主动质问很难,克制自己不主动撒娇那就很简单了。

[等等?……我从来就不会向他撒娇的好吗?!]

金凌不是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了,就是这种异常地想要蓝愿哄哄自己的感觉。江澄说这叫傲娇,被他死活否认了。

不过这一次似乎比一样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来得凶猛,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才三岁一样,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当然,这样的想法是稍纵即逝,他不会允许这种羞耻的东西停留在自己脑子里太久的。
其实金凌比任何人都清楚蓝思追在这方面的性子,他明明是知道的,蓝思追绝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他就是,就是……

就是很不爽!

就是特别特别不想看到蓝思追和别的女孩子聊天,任何女孩子都不行!男、男的也不行!

也不许收别人的情书!更不许给别人写!蓝愿都没给他写过呢!!

不想看到粉红色的东西、不想闻到香水味、不想被一飘一飘的纱裙晃得眼睛花!

蓝思追的温柔,他的笑,他的体贴,他关切的蹙眉,他唠唠叨叨叫人注意这注意那,细心得跟老妈子有得一拼的嘱咐——他的,蓝思追的,蓝愿的一切

——都只能属于金凌一人。

[啧,蓝愿不做饭,只好我自己做了]

[他怎么还不来拦着我?不怕我把厨房炸了??]

[还,还他妈靠在门口看我笑话??]

一个周就这么在金凌大小姐的烦闷中过去了。直到又一个周末到来,他终于下定决心……

主动去问个明白。

6
“蓝,蓝思追同学……”小姑娘轻轻捏着吸管,在果汁里胡乱搅动,勉强算得上姣好的面容里蕴着三分惊喜,三分羞涩,三分局促不安。

“你这是……答应我啦?”

“嗯?什么?”

蓝思追一脸懵逼。先是不由分说地被人请喝饮料,现在又是抛出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其实他一直刻意保持着一种距离感。毕竟他对这个姑娘并不很有好感,不太想和她扯上太多关系。

这似乎使姑娘很受打击。她滞了滞,轻声试探道,“你……金凌同学没给你吗?那个,那个信……”

???

“什么信?!”

姑娘激灵了一下。但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那封信的内容……

“你是说那封情书吗?”

“呃……”

“不好意思,我无意冒犯。但是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这件事,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最终姑娘还是妥协在蓝思追恳切的目光下了,腆着脸将事情原委徐徐道来,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细,尤其是说到她在信里写着如果蓝思追答应她,就周末到咖啡厅来赴约的时候。

这边蓝思追却是无比惊喜。

惊的是什么自然不必说,喜的是什么便更不必说了。

“抱歉,这位同学,我今天走到这里来完全是无心之举……我实话说吧,”

“我已经有对象了,”

“就是金凌。”

7

“蓝愿!”

“阿凌!”

好巧不巧,刚出咖啡厅没几步就碰上了心心念念那人。

“蓝愿,我……我有话要问你!”

金凌脸红了,是蓝思追记忆里最熟悉的那个青涩的少年。

“这么巧,我也有事要告诉阿凌。”

蓝思追笑了,是金凌藏在心底里那张最温柔的脸。

[end]

评论(6)

热度(105)